宋朝没事主角苏文吴大牛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小说_陆星小说网

宋朝没事主角苏文吴大牛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小说

宋朝没事主角苏文吴大牛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小说

时间:2020-06-11 08:09:12编辑:马麟

火爆新书《宋朝没事》是半仙算命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苏文吴大牛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十一章万般巧事终有缘不多时,便见一头戴青纱抓角儿头巾,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,身穿一领单绿长衫,面如冠玉之人,上得厅堂之前,行 ...

宋朝没事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宋朝没事》在线阅读

《宋朝没事》 第十一章 万般巧事终有缘 免费试读

第十一章万般巧事终有缘不多时,便见一头戴青纱抓角儿头巾,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,身穿一领单绿长衫,面如冠玉之人,上得厅堂之前,行为举止,皆与旁人相异,飘飘若神仙中人,自有一番风liu之态,在厅堂站定,与那赵頫相比,竟然丝毫不落下乘,只是举止毫无做作,于那优雅淡定之处更胜一筹。这人正是那翠儿朝思暮想,薇娘日夜念叨的苏文。

苏文上得厅堂,见那张阁老坐在堂前正座,便知晓这定然是那张府老爷,便深深一揖道:“在下苏文,拜见张阁老!”

张阁老见那苏文举止不同俗类,心道:这也算是个人物,却不知真才实学如何?且不知是否考过功名,若是两面都能圆满,加上我那女儿对他有情,定然也是一番好亲事,也可脱去这赵頫家的威逼!一念及此,便微微捋须点头道:“不需多礼,只道你此番前来,可有何事?”

苏文微笑道:“只为一桩亲事而来,本来婚姻之事便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只是在下以为,那媒妁之言没有个准,多为夸夸其谈,成不得真事,是以在下便亲自来府拜谒,一则表明心迹,二则表明诚意!”

这番话说的张阁老心中深以为然,看着青年,少年老成,说话得体,心中便有三分愿意了,只拿眼睛看那薇娘,但见那薇娘螓首低垂,含羞带露,自作一番小儿女忸怩之态,便也知道她的心意,便笑着道:“都道下聘,须得有聘礼才行,我看你两手空空,却不似来求亲的,倒像是来做客的,若想我同意,须得送我一件称心如意的聘礼才行。”

苏文瞥了一眼堂下翠儿,却见翠儿脸色发白,泪珠儿欲将要滚将下来一般,只道她见自己空手而来,心有芥蒂,再看那堂上张阁老之旁,立着一白纱裙,乌云堆环的小姐,容貌清丽,含羞带嗔,与那翠儿相比,却是更胜一筹,气质幽雅,顾盼之间,只有风liu之态,让人砰然心动。心道,这便是那翠儿的小姐张薇娘便是了。

苏文略一沉吟,便从袖中拿出一副卷轴,笑道:“如我用那金银珠宝等俗物为聘礼,定然辜负张阁老之雅名,故我也不曾备得其它金珠宝贝之礼物,只画了一幅画儿,想来也是适合张阁老这般的雅人,所以在下便斗胆一试!还望张阁老不要嫌弃!”

张阁老哈哈大笑道:“我若是嫌弃,我便也是一个俗人了,好计较,好计较啊!拿过来与我一观!”

苏文听了,心中一动,知道那张阁老中意,于是上前几步,恭敬地将那卷轴递与张阁老。这番画儿便是苏文别处心裁所想之礼。在来之前,那苏文就曾想过,自家清贫,定然许不起金银珠宝之礼,就算勉强凑得几两银子,又怎能入得那张阁老法眼?自当别处心裁才是,于是便用后世泼墨写意国技,画了一池荷花,这水墨画始于唐代,成于五代,盛于元明清时,学的是徐悲鸿融会贯通的西洋写实与国画融合的技法,已然是自称一派。所为雅人送雅礼,定然会打动那张府老爷。然后将那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书在上面。

张阁老缓缓将那画儿展开,然后便是“啊!”了一声。这一池荷花,淡墨相间,虽然也知道是那泼墨之画,却又显得与众不同,那荷花鲍蕾,栩栩如生,仿佛只风一吹,便要动起来一般,竟然有一种风liu之韵,仿佛若有人Xing一般。心中自是震撼,在看那画儿之上,还有一篇短文,字迹流畅婉转,便如那惊鸿蛟龙,竟然与那王右军只《兰亭序》也有得一比,心中更是惊骇,又看那文章写道: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世人盛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!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。

一篇文章,竟然道尽自己心曲,想起自己耿直进言,被太宗皇帝所不喜,被迫辞官的经过,便如写给自己的一般,不禁击节赞叹道:“唉,好一个‘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’,如此佳文,足可见苏公子人才品行,薇娘我儿,今番我可有寄托了!”

薇娘听的张阁老击节赞叹,心儿飞到那卷轴之上,待父亲看罢,便急急道:“父亲可容孩儿一观罢?”

张阁老捋须笑道:“自然该你看看,也好让你得知你那中意之人的才情!”这番话说将出去,只将那苏文骇的目瞪口呆,心道:原来这张阁老误会了,以为我乃薇娘意中人,这却如何是好?若是直言相告,想那薇娘竟然不出言相驳,我若是说出,岂不是让他父女尴尬,若是恼羞成怒之时,便是连翠儿之事只怕也要告吹,只得苦笑连连,用眼睛连连示意堂下的翠儿。

翠儿心里发苦,却又不能说出,只是冲那苏文连连点头,示意苏文暂时认下这门亲事。那苏文见翠儿点头只道她依然知晓。只待找个时机将自己和翠儿之事明示与那张阁老。

薇娘细细看那画儿、字儿、文章,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,这文章风liu定然早已知晓,但这般可流传千古之文章还有这足以开山立派只画作,将自己神思引入到那一番倾慕之情中,又斜眼睨视那苏郎君,却见人物风liu倜傥,与那在坐的赵頫一比,竟然生出天差地别之感。那赵頫不过是地上的蟾蜍爬虫,而那苏郎君却是云上天鹅,白洁高傲,卓尔不群!心里只盼这等亲事能够做得准便好,只是有看看那堂下翠儿,眼神迷离,垂泪欲滴的样子,心中已然千般的波澜,万般的风雷。

张阁老见薇娘模样,笑道:“果然是雅人送雅物,俗人送俗物啊!看苏公子才情,老夫慰怀,今日这般亲事,老夫做主便准了就是!”

赵頫眼见得张薇娘犹如煮熟的鸭子便要飞了,自己虽然有婚约在身,但却被自己搅合,心中兀自不平,长身而起,向那张阁老一揖道:“世叔,此话差矣,前言道:若是薇娘世妹认同才可作准,今日世妹尚未表明心迹,何来便做主之事?尚且世叔也曾说过,这婚姻之事也要听世妹一言,我等还不如听听世妹如何说辞在做计较?”原来这厮早见苏文与那堂下丫头眉来眼去,又见那薇娘与那丫头眼神,貌甚凄凉,便知这内里定然有着不足为人道之情,又见那薇娘见到那卷轴,神情欣慰之时,又暗含犹豫,心里虽不知其所以然,亦也断定有一番曲折。于是赵頫便说出这一番话来。自己定然娶不成亲,也不让这半路的程咬金抢了美人去。

薇娘情难以堪,以目斜睨那翠儿,见翠儿神情黯然,心中微微一叹,便道说话,却不知那翠儿疾步上堂,对那张阁老道:“老爷容禀,小姐心中实在是同意这门亲事的!”

张薇娘听的这话,不由大惊,看着翠儿神情,却见那翠儿甚至坚决,语不容疑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只是指着那翠儿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便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苏文也是一惊,不想翠儿却是打的这番主意,难不成那点头之意便是让自己同意这样的亲事不成,不由看向翠儿的眼光有些异样,眉头微蹙。暂不言语,且看翠儿在如何说!

“这是为何?”张阁老不禁皱眉道,此番事情却是出乎自己意表,这薇娘小婢不顾身份上堂来与薇娘分说,却是何故?

赵頫却冷笑道:“一个丫头,却也敢干预主子之事,真是没有规矩了!却不知平日里怎么调教的。”

张阁老老脸涨红,对着翠儿叱道:“休得胡言乱语,此地怎有你说话的地儿,速速下去!”

翠儿却一脸倔强道:“还请老爷让翠儿将话说明白,不然小姐心思却又有谁能知道,只是翠儿大胆,想代小姐将这话儿说的明白!”

张阁老冷笑道:“也罢,让你说清楚,说不清楚便要领家法!”

翠儿道:“遵老爷命。这苏公子实是与小姐神交久矣,这般缘由却还从小婢身上来的,小婢一日去街上为小姐挑胭脂,却被地痞调戏,幸得苏公子见义勇为,打发了那些地痞,又那话儿开解小婢,说了一个故事,至今听来有趣,便回府与小姐玩笑之时,说与小姐听了,小姐听后便如小婢一般,十分喜爱。于是小婢每到胭脂粉店之时,或遇上苏公子,便与小婢说一个故事,一来二往,小姐便对着苏公子的才学十分倾慕,遂生情意,两人还互赠送了信物。”

张阁老冷眼看着张薇娘,这个女儿大胆,却行出这般事情,虽足不出户,却还能与外人互相倾慕,互表情意,但又爱惜这苏文是个人才,一时间不便发怒,只拿眼儿看着薇娘道:“翠儿所说可是属实?”

张薇娘一张俏脸绯红,两只手儿互铰,听的翠儿将这羞人的事情说出来,一时做声不得,只将那螓首轻轻点了几点。

张阁老叹道:“若是这般,且也是情投意合之事,只是那信物今在何处?”

薇娘踌躇半晌,方才从那袖中摸出那汗巾儿,羞人答答的递与张阁老。张阁老展开一看,却是一首词儿,那词写得意境动人,让人一念三叹,心中怒意已然十去七八,道:“果然是少年才子,忒多情如此!”又向苏文道:“你也可将那信物给我看看!”

苏文踌躇不顾,那翠儿却急道:“苏公子,还不将小姐尊送与你的那方汗巾儿拿出来?”

苏文暗叹道:当日那方汗巾儿上绣着一个“薇“字,便知是这小姐之物,不想今日却闹出这般事情,如若拿出来,自己与翠儿之事岂不就此作古?正踌躇间,见那翠儿目光锐利,神情决然,又自叹息一回,将那汗巾儿去了出来,递给张阁老。

张阁老展开汗巾儿一看,那上边写写着一首词,虽然已经不如苏文,却心迹表明无误,上面还有绣着一个“薇”字,不是那薇娘之物又是何物呢?

阅读全文
宋朝没事

宋朝没事

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,能让人深思的小说,这一部的文笔比棺门鬼事要细腻成熟了很多,赞!

作者:半仙算命 类别:历史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宋朝没事主角苏文吴大牛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小说